冻死不攀缘,
饿死不化缘;
穷死不求缘,
随缘不变,不变随缘,
抱定我们的三大宗旨。
舍命为佛事,
造命为本事,
正命为僧事,
即事明理,
明理即事,
推行祖师一脉心传。


  回目录
 
 

万顷沧波欲断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我生来就是要献身佛教,如果佛教不要我,我一个人就跳到大海中,不要让这些人受我连累。
一九八六年七月一日开示

    我年轻时,专门给人治病。人有病,我就一定给他治好,解决他的病痛,所以得罪了很多天魔外道和牛鬼蛇神。他们都有大神通,等着机会,你把门打开,他们就要攻击你。所谓「门开」就是飞精附人,他们或者闯关夺窍,把你的灵魂赶跑,附到你身上胡说八道。我当时得罪了很多妖魔鬼怪,缘由是我收了一位小徒弟,这个小孩跟我出家也很有因缘。

    有一天,我在打坐时,就知道有位小孩子要来出家,这个小孩子肥肥胖胖的,很好看。第二天早上,我告诉大徒弟:「你注意,今天会有个小孩子来出家。他来了,你要告诉我。」

    下午一点钟,大徒弟就气喘喘地以山东口音来告诉我说:「师父,您今天早晨说有位小孩子来出家,现在真来了。」

    我说:「真来了,在什么地方?」

    他说:「在前边厨房。」

    我去一看,这个小孩穿得破衣服,弯着脖子,瞪着眼睛。以后他跟我出家,天天就拿一把扇子,样子好像济公。

    这小孩子五岁就会给人治病,谁帮助他呢?就是狐狸精、蛇精。因为他前生是做巫医的(中国北方叫跳大神,台湾叫乩童),这些牛鬼蛇神,在他五岁时就来找他,让他有治病的本领。有些病他能治好,有些病却不能治好。一般人叫他「小魔障」,因为他魔里魔气的,一点章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到十二岁时,他自己也有了病,什么病呢?肚子痛,但是他自己治不好这个病。有一天,他作了个梦,梦到一位胖和尚到他家,对他说:「你若想病好,就到哈尔滨三缘寺去出家,拜安慈法师做师父,你的病就会好了。」一连作了三个这样的梦,他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他住的地方离我的庙有一千多里路,当时日本刚投降,他一个人向哈尔滨走,在半路上,看日本人投降后,还有武器在军库场,他就到那儿捡了两颗手榴弹,一边走,一边玩手榴弹。晚上,当他睡在外面时,十几条狼来了,把他围起来,从四面八方进攻他,他也不害怕,说:「好朋友!你来了,我给你几个弹吃。」这一来,狼不想吃弹,就跑了。

    我看见他这样子,就问他:「你为什么来的?」

    他说:「我是来出家的。」

    我说: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他说:「有位肥和尚,就是在山门殿里坐着的那位,托梦给我,叫我到这里来找安慈法师出家,我的病就会好了。」

    我问他:「你是不是没饭吃,没有衣服穿,没有房子住,才来出家的?」

    他说:「不是,就是因为肥和尚指示我三次,所以我才来。」

    那时我手上有个馒头,我就咬了一口,在口中嚼烂,然后连口水带馒头吐到地上,说:「要出家,先把这东西吃了吧!」他弯着脖子,望望我,趴到地上拿起就吃了。

    我看这个孩子还可以造就,就把他留下,他的病果然在出家后就好了。过了半年,他真地得了五眼六通,什么都可以看见,天眼通、天耳通、他心通、宿命通、神足通都有了。我就带他到各处去给人治病。治病时,人家就对他来刨我的根底,说:「你现在有这么大的本事,但是听了那么久,不知你师父有没有神通?大家都知道他修行,却不知道他是否和你一样有神通? ]

    这小孩眨眨眼,对空中说:「大概没有!」很奇怪,他说了这一句话,他的神通也没有了。没有不要紧,但是他这些牛鬼蛇神的眷属,又来把他弄得魔里魔气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就想:「岂有此理!他跟着我出家,你们这些鬼又来麻烦!」于是就和他们斗法,斗了二十一天,这其间我没有吃饭,也没有睡觉。最后终于把这些妖魔鬼怪降伏。

    降伏之后,以为没事了。可是以后我到东井子(四面都是山,乡村就剩一口井)。我驻脚的屋子,外边只是用木头篱笆扎着,也不挡风,也不挡水,什么也挡不了。那天我带了四位小孩子在这个屋子住下,这家人全都皈依我。因为我在东北常为庙上办事,所以各处奔跑。在那儿住下后,水里的怪物就找机会发水来淹我。

    当时上面下雨,井里就水冒出有三丈高,就这么样子,上下来夹攻。北方是睡炕,水来得太急,无法逃跑,人虽然站在炕上,也被淹死。那一次淹死三十多人,房子冲倒八百多间。可是我住的那间房子篱笆虽然挡不住风雨,但是外边有十丈(八十尺﹞水高,院子只有一两尺水高。

    我老实告诉你们:当时我看见下这样的大雨,跟着我这四个小孩子都有五眼六通,于是我们就结上界,所以水淹不进来。这情形和水淹金山寺差不多。这是被水淹过一次,但没有淹死的情形。

    第二次水淹的经验,是我从天津搭船到上海,本来航程是四、五天的时间,可是那次船在黑海洋里打转,也不走动,在那儿停留了十多天。当时船上有十四个出家人,米面都吃完了,人人几乎要饿死了。那时我也没有什么咒念,肚子里的东西,甚至黄胆水都吐出来了。我躺在甲板上,就想:「我生来就是要献身佛教,如果佛教不要我,我一个人就跳到大海中,不要让这些人受我连累。如果佛教还用我,我希望观音菩萨显灵,让船平安到上海。我想五分钟后,如果风仍不平,我就跳到海中。」

这么一说,风也息了,雨也停了,船终于平安到达上海,这几十个人也没有喂鱼,没有变成水鬼。这是我惹的乱子,所以我到香港后,再也不敢管闲事,但是偶尔还管一点。到了美国之后,也是高悬免战牌,什么天魔外道来向我挑战,我都向他们叩头,顶礼忏悔。他们看我现在一点本事也没有了。我随时预备他们来向我讨命。在万佛圣城十年,现在退位了,他们要再来找我,我也无所谓,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了!

 
上一页 下一页
 

即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愿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在世富贵全,往生极乐国。
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,文章总访问量:
学佛网 (2004-20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