冻死不攀缘,
饿死不化缘;
穷死不求缘,
随缘不变,不变随缘,
抱定我们的三大宗旨。
舍命为佛事,
造命为本事,
正命为僧事,
即事明理,
明理即事,
推行祖师一脉心传。


  回目录
 
 

谆谆教诲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我出门都叫访问团,没有叫过弘法团,我们到各处跟人学习。
一九九三年一月一日开示于长堤圣寺 节录自台湾访问前会议

    弟子:师父,这次弘法团没有带什么…

    上人:没有弘法,我们这不够弘法的资格,不能冒冒失失就称弘法,我们是访问,我们到处学习,并不是弘法。我们弘法,谁也不够资格,都是当参学,我们到处见贤思齐,见不贤而内自省。

    谁做录音?都要有一定的专人来负责。我们这回出门,新闻界记者来访问,我们都要大家一起参加,不是一个人单独就讲。我们譬如谁讲话,有错误的地方,随时就应该向记者纠正,也就是说明了,并不是吵架。免得一个人说话,有的时候就说错了,没有补救的方法。所以你们大家在一起,谁讲什么话,大家都知道,随时如果讲得有不圆满的地方,大家再补充一下,你们大家都懂不懂啊?(大众:懂。)不是说在这吵架,我揭你的短啊,你说我的什么。就是有不圆满的地方,我们再提出来补充一下。

    那么在新闻上,有什么发表,随时有什么消息,我们都要有一个记录,要把它订成一个记录本子,不是像以前那样,对于新闻也都不注意的,因为我们这回这个团体是很庞大的,四十四个人。你们觉得这样应该不应该啊?(大众:应该。)

    譬如他照相,我们这个团体的都要照,不要跑得远远的,说不照相,这是不合法的,没有团体的心。好像我们出门,无论男女,坐着、站着都要距离不远,我们一致行动。好像走路,不是一个跟着一个的,我们都是男界也两个和两个一起,女界也两个和两个一起,这么样走。我从来在什么地方,我都是在后边的,我不愿意跑到前边,所以你们都在我前边走。不要你看他,他看你,走路都不敢走,弄得七长八短的,这不象样子。

    我们团体要像军队似的,大家都要打起精神来,不能在那儿,人家要上飞机,你在那儿睡觉呢!不能这样子。我们上飞机也要快,下飞机也要快。不过走路也不必像跑似的,我们要很稳当、很威仪的,不能叫在家人看我们这班人,大概都是嬉皮吧!你们要知道这一点。男界的在我左边走,女界的在我右边走,这到什么地方都是这样子。坐也是这样子坐,要有一定的规矩,不要你坐得八百丈远,找你们还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找去。你看像昨天上飞机,你望望他,他望望你,你也不敢走,他也不敢动弹,这是在这儿干什么的?你们懂不懂这个?(大众:懂。)

    我们和那嬉皮不一样。还有做早晚课,大家都要一起出动,一起去做早晚课。不能你先走,他后走,大家都要一起走。(弟子:排班。)

    嗯!要很整齐的,不能前前后后的。我们这个团体,出家人也要保护在家人,在家人也要保护出家人。在我们这个团体里边,你们都有那个名牌没有?

    弟子:有。上次名牌是由台湾统一做的,以前是写弘法团,我们现在改为万佛圣城访问团。

    上人:我们都不够弘法的资格,你们大家不要贡高我慢的,一初出茅庐就弘法了,弘什么法呀?自己还没弄好呢!你弘什么法!他要是说我们是弘法团,我们就不戴的,我们不要自称弘法团。你们要知道啊,这个不用我来教的,我们出家人切忌贡高我慢。不够这个资格,不能冒充的。我知道我,我是在学习的,我不够弘法的资格;你们够不够,那我是不知其高深莫测了。我们是访问团,到处去访问,访友求明,我们不能大言不 F 就说我们是弘法团,这就是藏着一种贡高我慢在后边,你们懂不懂?(弟子:懂。)

    那你们怎么到外面就叫弘法团?我不知你们怎么样,我自己如果见到弘法团,我知道我自己不够资格。我头一次出门也是叫访问团,第二次也叫访问团;出去几次,我若知道,都叫访问团,没有叫过弘法团,我们到各处跟人学习。你们没听到吗?我到什么地方,头先我就讲说,我到这儿来是访问诸山长老、大德高僧,我是来向诸山长老、大德高僧学习。

    还有我们到外面,不可以冒冒失失的,很贡高。好像以前我的一个出家弟子,到马来西亚,大家要皈依他,他就收徒弟。收徒弟收完了,打皈依打完了,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派,法名应该怎么起,完全都不知道。人家都皈依他了,没有法名,那么人家问他,这才打电话回来问我是什么派?叫什么名?是哪一个字?你看这多丢人哪!人家那些诸山长老一看这个样子,这把万佛城什么架子都倒光了。有七、八十人皈依,原来收的尽是同性恋小孩子。

    弟子:这次大概没有什么机会给大家讲法,不过希望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,大家先开会讨论一下讲法的内容、时间,以免重复。

    上人:都要先准备。现在有几个题目要讲:第一、我们注重讲教育,因为现在世界教育破产,斯文扫地,如果不挽救这种的风气,人类就一代不如一代,一代不如一代。好像美国的教育,十一、二岁学校就给避孕药吃,这样子不是把小孩子都杀了吗!

    第二、我们要提倡敬老,因为现在到处老人都没人照顾了,都送到安老院去,那个安老院也不好好照顾,冻死、饿死的都大有人在,我们要到处提倡这个问题,这是救世的一个方法。

    第三、我们再讲青少年的这些问题,老年、少年、中年人应该怎么样?我们要把人生这种经,给大家好好讲一讲,怎么样做人,这是学佛的最要紧条件,你人不做好,怎么能成佛呢?

    第四个重要题目,我们要讲不吃肉,要讲吃斋。本来我们应该讲堕胎有什么不好,这个同性恋有什么不好。但是你们都年纪轻,不适宜讲这个法,年纪老了还可以。(弟子:年轻人不讲堕胎、同性恋?)你们讲也没人相信,并且会令人反感,所以就不讲这个。

    教育是很要紧的,敬老也是要紧的,上次你们这里面有没有人参加那个敬老会?(弟子:有。)你参加了,有什么感想?

    弟子:感觉到,每一年如果像这样举行敬老的仪式,会提醒…

上人:这不是每一年,这要每一天、每一时、每一刻都要提倡,你每一年一次,那有什么用啊?我们要念兹在兹地常常提倡。常常提倡,人都还忘了;你提一次,过去他就忘了。杨校尊他预备写一篇文章,你们谁对这个有感触的,都可以写文章,在《金刚菩提海》发表,也可以到其它杂志上发表。你们尽量要练习写文章,我们这儿就是按照实实在在地给世界一个报导,不要绣花。这是我们一种根本的教育,根本的道理,你们要尽量去做,时时刻刻都要提倡教育,时时刻刻都要提倡敬老怀少,这是孔夫子的志愿。孔夫子问他弟子子路和颜回,说:「盍各言尔志?」你们都说一说你们自己的志向。

    子路曰:「乘肥马,衣轻裘,与朋友共,敝之而无憾。」他说,我骑着一个肥马、大马,穿着这个轻暖的、皮的衣服,穿皮袄。我这个马,朋友也可以用;我这衣服,朋友也可以用,「与朋友共」,两个人用这个东西。「敝之而无憾」,就坏了,我也不可惜的。这是子路,他那冒冒失失的就先回答。

    颜渊曰:「愿无伐善,无施劳。」他说,我的愿力、我的志愿,「无伐善」,我不说我自己有什么好、有什么好,不夸赞我自己的好处,不自己赞叹我自己;「无施劳」,我对谁尽什么心了,做什么事情,我不向那个人去报功去,不向那个人说:「我做这个事对你有什么好处、有什么好处,我这有功劳了。」

    他们两个说完了,就「敢问夫子之志?」我们敢问一问老师您的志愿怎么样子?

    孔子说:「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」说我对老年人哪,一定叫他得到安乐,令他不忧愁,这是老者安之。朋友信之,我交朋友,一定不会对朋友失信的,我说什么话,一定照这个话去做去,我履行我的诺言。少者怀之,这个小孩子啊,我是拿他就当我自己的子女那么看待,我是怀念他们。所以孔子的志愿就是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

    敢问子之志,敢问夫子您的志愿。子,这是尊称,这是夫子,敢问夫子您的志愿是什么?不是说「你」。这有读过书的人,不能对尊长就说「你、你的」,没有这口气的。不像你们美国人叫爸爸都叫「你、你的」,叫妈妈叫「她、她的」。你说  you,  you ,这就是不恭敬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称呼很要紧的,普通一般在家人来讲,你称呼人,不能称人的名字,应该称呼人一个别号,那个别号又叫字,称那个别号。譬如这个杨教授,他名字叫富森,他自己起一个别号叫蠡痴。那么叫他蠡痴,这是尊重他,你不能叫他富森、富森。所以不要说出家人,就在家人都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做儿子的,不可以说父亲的名字,「子不言父」,人家想要道道歉,问你父亲是谁啊?说子不言父,我做儿子的不说父亲的名字,不过你问到了,才说父亲叫什么什么名字,这都是有一套的。好像一般在家人给出家人写信,有的时候就说ㄐㄧㄥ ˋ 启,这个ㄐㄧㄥ ˋ ,有的用清净那个「净」,有的用恭敬那个「敬」。你用清净那个净,是叫对方清净?是要自己清净?这里头有疑问的。叫对方清净,那就是你因为知道人不清净,你叫人清净,是不是这样子呢?所以叫你净启。

    还有恭敬这个敬,你是叫人家恭敬你写信这个人呢?是你写信的人恭敬看信的人呢?这里边都有一些个讲不通的地方。所以用ㄐㄧㄥ ˋ 启,恭敬的敬和清净的净,这按着文法都很不对的,可是现在写信,很多都这么写。好像有的人给我写信,大陆上很多人这么写信。你连称呼都不会,都不懂,这种很皮毛的事情都不懂。或者皈依弟子看见出家人,说是给谁写信写合十,合十就这么样子(合掌)。

    那么对出家人,人家懂礼的,人家都是写顶礼,或者作礼。譬如平等的人,就说作礼,不说顶礼,那么这是出家人给出家人写信。给在家人呢,根本你就合十也不应该写,就写这个某某人启就可以了,不必说个合十。因为你先给在家人合十,这也犯戒的。譬如在家人给你合十呢,那你可以还礼这么合十。因为你给人家写信,你不知道人家向你合没合十呢!你说合十,这也是一种不合理的。就这小小的地方,你看!读了多少年书都不懂的。

    杨教授他还有个名字叫儆樵,意思就是叫人不要到他那个山上去砍柴去,你叫他这个名字也可以。学问,我们活到老,学到老,都要学习,不能说,「哦!我够了,我自满了,我不需要学了。」这样子就完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敬启,是人家看信那个人开启这个信,你叫人敬启,你说,「哦!你看我这个信,你要恭恭敬敬地先叩几个头再看。」是不是这个意思呢?或者「你要看这个信,你先要沐浴一下,穿上干净的衣服,才能看这封信。」这叫净启,你们认为是这样子吗?我讲这个道理,你们认为怎么样?

    弟子:那应该怎么写?

    上人:你就是或者亲启,或者开启就得了,你不能说叫人(净、敬)启。以前有位居士写信都是这样子,说(净、敬)启,这里头矛盾在里边。普通人看还不觉得,有学问的人一看,真是糟糕。这堂课,你读书读十年、八年,也上不到这个课。

    弟子:慧鉴、道鉴、慈鉴…那是什么分别?

    上人:可以的,那没有什么,慧鉴就是说他有智慧,道鉴说他有道嘛,慈鉴说他慈悲,这没有什么分别。你认为他有智慧,一个大智慧的人用慧鉴,你用智慧来鉴察我这个信。多少年了,对这个都不懂。

    弟子:师弟写给师兄,后面是写作礼?还是顶礼?

    上人:写顶礼就可以。师兄弟,师弟应该恭敬师兄。

    弟子:那师兄给师弟写,就写作礼?

    上人:嗯。我们这里可以散会了,以后我们这儿的人再选择一个时候,最好是一早,他们吃饭的时候,我们大家开会检讨一下,过去昨天有什么不圆满的地方,大家都要很坦白地开诚布公来检讨。那么今天再做的事情大家应该要怎样做?要补救我们的短处,发展我们的长处,这是叫取长补短。我们一定要人人都要很努力的,不要睡不醒的样子,好像饿得抬不起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到外面,一定要趾高气扬的,不能这个样子(低头垂头丧气)。这个样子,人家说,怪不得他这个样子,吃一餐嘛!我没有说吗?要「冻死迎风站,饿死挺肚行」,我们就算冻死,还在那儿叫风吹着。我们人弘扬佛法一定要有尚武的精神,比那军队还要勇猛,要有股勇气。

    上人:(对某弟子)你以后不要有脾气,不要对谁讲讲话,就发脾气了。讲是讲道理嘛,也不要不高兴,就是用道理来说服人,不是用脾气来压迫人,那才香了;你若用脾气,那就臭了,懂不懂啊?(弟子:弟子会努力学习。)人都说臭脾气、臭脾气,没有说香脾气的,你一有脾气,这个人就臭了。一发脾气来骂人,或者闹人,就是像放臭气似的。不要说你,就我若天天尽骂人啊,对你们发脾气,你们大家也都跑了。我虽然是也说人家毛病,但我完全是用慈悲来说的,所以你们大家也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弟子:在工技学院有定题目,一个是「现代人心、道德、行为」,一是「科、哲学的进步」。

    上人:你们各人都研究研究,每个人都可以讲一讲。
(收到美国总统公关代理人邝朝贤的贺函,弟子念贺函。)

    上人:这是他自己亲身去寄的,上次敬老会他也写了一封,大概寄丢了。

 
  下一页
 

即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愿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在世富贵全,往生极乐国。
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,文章总访问量:
学佛网 (2004-2012)